<ins id='2e9nz'></ins>
    <i id='2e9nz'><div id='2e9nz'><ins id='2e9nz'></ins></div></i>
    <span id='2e9nz'></span>
    <dl id='2e9nz'></dl>

    <code id='2e9nz'><strong id='2e9nz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acronym id='2e9nz'><em id='2e9nz'></em><td id='2e9nz'><div id='2e9nz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e9nz'><big id='2e9nz'><big id='2e9nz'></big><legend id='2e9nz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i id='2e9nz'></i>

        1. <tr id='2e9nz'><strong id='2e9nz'></strong><small id='2e9nz'></small><button id='2e9nz'></button><li id='2e9nz'><noscript id='2e9nz'><big id='2e9nz'></big><dt id='2e9nz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e9nz'><table id='2e9nz'><blockquote id='2e9nz'><tbody id='2e9nz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2e9nz'></u><kbd id='2e9nz'><kbd id='2e9nz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fieldset id='2e9nz'></fieldset>
          日本级片_日本禁片_日本理论日本电影 - 2020年最新「AV优选」您可以在这里找到最新日本级片,日本禁片,日本理论日本电影和最新、最快、最全的av电影视频,欧美av视频电影,亚洲av视频,日本av电影视频等在线播放服务,以及最新热门电视剧,好看的韩剧和热门综艺节目每天准时更新。

          觀眾視角丨《風騷律師》第五季第八集好看嗎?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本集在廣大粉絲眼中堪稱“炸裂”,各個方面都稱得上無可挑剔:導演是BB和BCS系列的靈魂人物文斯·吉裡根,沙漠裡片場的位置,距離老白和小粉制毒的地方也不遠,讓很多人找到瞭看《絕命毒師》的感覺……

          更關鍵的一個問題是:如何讓吉米進一步蛻變為索爾·古德曼?答案是把自我感覺良好的吉米揉個粉碎、打個稀爛、徹底摧毀,讓他明白自己不是啥瞭不起的人物,他隻是一個無足輕重的無名小卒——如果說上集結尾是讓吉米在心態上接受黑暗的沉淪,那麼這集就是讓吉米在意志上得到捶打與淬煉,隻有如此回爐重造,他才能夠煥然一新。

          我是個大人物

          開場地點是位於墨西哥的“工廠”,這裡一片井然有序、歲月靜好的模樣:有人在拆碎玻璃、摘車牌,清洗座位上的血污,數錢、摞錢的工作也在有條不紊地進行。

          這是一間薩拉曼加傢族麾下的工廠,操持著各種違法勾當,有趣的是,彈孔、死人、美鈔等等這些元素,正是之後吉米在沙漠中經歷的主題(話說,事後拉羅不會把這輛凱迪拉克送給吉米吧?)。

          人狠話不多的墨西哥雙子走進瞭工廠“金庫”,取走瞭700萬美元現金。

          話說這兩哥們的同步率總是那麼高,看來沒少被“對稱狂魔”和“強迫癥患者”的劇組折磨……

          雙子對手下們根本不設防,隻要稍稍留心,肯定有人知道他們取走瞭一大筆錢。等他們倆離開後,工廠裡一個內鬼把這條消息送瞭出去。

          這裡我覺得沒必要過度解讀,就是有人“見利起意”,把情報告訴瞭美國那邊的匪幫,打算發一筆橫財——無論拉羅還是古斯塔沃,都不會這麼窮折騰。

          此時,拉羅正看著報紙上“洛博羅炸雞店被縱火燒毀”的新聞傻樂,他在監獄裡可是逍遙自在得很,與其說在坐牢,不如說在度假。

          該談正事瞭。拉羅對吉米說瞭去取錢的路線,還讓他仔細記下來,這條路不好走,總之等你看到一口老舊廢棄的井時,你就到接頭地點瞭。

          對這份“以身犯險”的差事,吉米潛意識中依然抗拒,他就像第一次接拉羅委托時那樣想省掉中間人,“你幹嘛不直接讓你堂兄弟帶錢到這兒呢?”

          不該讓吉米知道的事,拉羅絕對不會多說——就像沒解釋自己看報紙發笑一樣,他隻是表示“事情必須低調處理”。

          雙子過境一般都是來殺人放火的,他們倆目標太大,拉羅不想橫生枝節,他主要還是在防范古斯塔沃的反撲……至於納喬那小子,他說不定會腦袋一熱,直接卷錢逃走。

          就像兩人首次見面時那樣,拉羅依然堅持吉米是做這件事的“不二人選”,在自己那個滿是毒販和亡命徒的世界裡,沒人會註意到一個西裝革履的小律師。

          但與上次不同的是,拉羅這回沒強迫猶豫的吉米,與進局子教唆多明戈不同,跑邊境線取錢不是非得律師出馬,而且這種事也勉強不來,他換人去就行。

          眼看自己“躲過瞭一劫”,吉米本該松一口氣溜之大吉的,但在出門前,他卻提出要“十萬美元”的傭金。

          如果說上次的7925美元是吉米想讓拉羅知難而退,那麼這次的10萬美元就真的是吉米獅子大開口瞭:我是不二人選,這錢不多,我就這個價。

          拉羅沒考慮多久便答應瞭——拉羅對吉米“Just Make Money”的教誨起作用瞭,吉米墮入“黑暗面”的效應也顯現出來瞭。

          金回傢時發現吉米有些“反常”,又是洗澡又是做菜,似乎比較亢奮——金以為吉米要主動坦白為拉羅辯護的事,這事兒她已知道瞭,所以並不意外。

          看樣子,金早已消化瞭這件事,畢竟有律師“職業精神”的理由去開脫,她也能理解並接受。

          結果吉米三言兩語揭過瞭辯護一事,把自己要去取700萬保釋金的打算說瞭出來,這可把金嚇壞瞭:你是律師,不是販毒集團的跑腿馬仔(bagman),給多少錢都不值得。

          這不是安全與否的問題,而是大是大非的問題。眼見勸說不成,金又提出和吉米一起去,她這麼要求,隻是單純想確保吉米不會牽扯進真正的犯罪行為,金甚至都說出瞭“你在給自己找借口,我不喜歡這樣,我不希望你這麼做。”

          吉米覺得金“小題大做”瞭,他反復強調“不用擔心,我不會有事的”,仿佛這就能打消金的憂慮。

          吉米真的不明白金的意思嗎?顯然不是,他隻不過是像E6結尾時那樣避重就輕,回避掉不願直面的關鍵問題。

          此時的吉米還無法妥善處理“黑暗面”影響與妻子的關系,他在繼續我行我素之餘,隻能做到“不故意撒謊”,而做不到聽從金的勸誡。

          我不是啥人物

          從吉米來到邊境線開始,本集《風騷律師》就開啟瞭狂野西部的“狂飆”模式。

          在井邊等候雙子時,吉米不忘拿飲用水沖刷鞋子,來確保自己“形象”的一絲不茍:我可是販毒集團的朋友啊。

          吉米試圖用“文明社會”人士的行頭來裝扮、標榜自己,水在這個社會中是廉價的東西,遠不及皮鞋光鮮來得重要——而本集的核心,恰恰是剝除掉“文明社會”給人的武裝,把赤身裸體的吉米丟到“原始自然”裡,隻有在這種尋常生活法則失效的環境下,吉米才能真正認識自己。

          此情此景的“語境”,和《絕命毒師》首集中的老白是一樣的(PS:優秀的構圖和鏡頭太多,無法一一例舉瞭)。

          第一個“意外”,便是雙子壓根不在乎吉米是誰,他們全程都沒開口講話,扔下錢就走瞭。

          當然,這個意外頂多是讓吉米準備的臺詞沒用上,令他有些小遺憾而已,並不影響他的好心情,第二個意外的打擊才叫厲害:你想啊,你開著小車,吃著零食還唱著歌,突然就被麻匪給劫瞭!

          吉米被嚇壞瞭,這地方一直沒信號,真可謂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,尤其是劫匪們驗完錢後還準備殺人滅口!

          千鈞一發之際,全靠一路跟蹤自己的麥克神兵天降,這才讓吉米撿回一命——灑在吉米胸前的血跡,進一步洗刷掉瞭他“社會人士”的痕跡。

          6個劫匪,麥克一口氣幹掉瞭5個,隻跑丟瞭1人,他來到現場後先確認瞭吉米沒有中槍,讓他深呼吸一番,接著就準備帶錢離開瞭——然而,自己的車油箱漏瞭,劫匪的車又都被他打爆瞭輪胎,為瞭盡快離開現場,他隻能選擇吉米那輛鈴木。

          一路上吉米都沒說話,還老瞅著車上的彈孔發呆,顯然受瞭很大刺激,麥克隻能用“你還活著”來安撫他。

          很快,麥克就沒心思照顧吉米的小情緒瞭,因為車子拋錨瞭、沒救瞭,手機還沒信號也沒法求援,他們不得不徒步走回去。

          在此之前,必須先把汽車處理掉。麥克熟練地拿走瞭車牌和油箱蓋,看來裡面有他定位吉米位置的追蹤器……

          真是個能“活學活用”的老江湖啊……

          報廢車子這場戲有兩個很有意思的細節。一個是吉米想拿走金送自己的杯子,結果發現杯子被子彈貫穿打壞瞭。

          這個寫有“世界上第二好的律師”字樣的水杯,吉米從第二季起就一直帶在身邊,可以說是他律師身份的一個標志。

          另一個細節則是汽車本身,之前吉米還對金說過“我和我的鈴木(尊嚴)小轎車不會出事”,現在卻交代在瞭荒漠裡。

          律師的身份沒瞭,卑微的“尊嚴”也毀瞭——此時此刻,吉米已經把他所有的“驕傲”都吐瞭出來……但這還遠遠不夠。

          大概是巨大落差感讓自己清醒瞭不少,吉米開始恢復神智,他問麥克是不是早就知情,麥克直接否認,“我要知道的話,會多帶點人來。”

          這也再次證明,攔路搶劫就是一夥聞訊而來的土匪所為……為瞭防止漏網之魚沿路追來,兩人隻能改走小路避險。

          才走瞭一小段路,吉米就感覺受不瞭瞭。在樹下休息時,眼看麥克不同意輪流拎錢(一來年紀大,二來要隨時保持警惕做出反擊),吉米便不顧反對,執意把錢埋瞭,打算等回來再取。

          隨著搜索車輛的逼近,吉米不得不停止瞭浪費體力的行為,看樣子對方已經找到瞭鈴木車,明白“獵物”狀態不佳,現在正是狩獵的好機會。

          吉米聽從麥克的意見,把手表、戒指等身上所有反光的東西都摘瞭下來,更進一步回歸瞭“原始狀態”……

          看看新墨西哥州廣闊的荒漠風光吧,翻過這座山頭,還有更多山頭在等著我們。

          為防意外,麥克隨身攜帶瞭一套野外生存裝備,包括集水器、熒光棒、錫紙服等等,結果都派上瞭大用場——夜裡不適合趕路,他們必須在野外露宿一晚。

          不得不說文斯很會“整活”,入夜後麥克拿出瞭一黃一綠兩根熒光棒提供照明,兩人還沒開口,就已平添瞭三分“爐邊夜話”的氣氛。

          吉米稱自己不回去金會擔心,麥克這才知道對方把取錢的事情透露給瞭妻子,極力主張“保護”傢人的他無法認同吉米的愚蠢行為:她會報警,或者打電話給媽媽,又或者告訴她的老板和閨蜜……她對誰都不會說?但願如此吧。

          問題是,你已經把她卷進來瞭,她已經不再安全瞭。

          吉米聽後立馬急著否定,這也是他沒有認清“黑暗面”的表現:金傻乎乎地以為,隻要兩人結婚瞭、沒有秘密瞭,就可以共渡難關,可真正接觸到“黑暗”的吉米卻還在稀裡糊塗地跟著金一起犯傻。

          麥克已沒瞭談興,晚上降溫很快,既然不能生火,那就穿錫紙服保暖吧——吉米拒絕瞭麥克的好意,恐怕是因為這套裝扮令他想起瞭“麻煩精”哥哥查克,以及那段不堪回首的過去吧。

          正如麥克所說,金很快被卷瞭進來,而且還是以直接與拉羅碰面的方式:薩拉曼加先生,我們有著共同點,你要找錢,我要找索爾,所以請告訴我他去哪兒瞭。

          面對強裝鎮定、試圖與自己進行正常交流的金,拉羅的第一反應是“你TM誰呀?”

          哦,你是索爾的妻子,也是一名不會泄密的律師,隻因為他一晚上沒回來,你就急沖沖跑來找我瞭?如果你確定他不會卷錢逃走,那你就應該在傢乖乖等他。

          你男人就像隻蟑螂,他會不擇手段地活下去,因此,他要麼活著回來,要麼死瞭永遠見不著,問我是沒用的。

          拉羅基本上都隻講半句話,讓金明白自己的意思後就不再多說瞭,他隻想盡快打發走這位不知輕重的“古德曼太太”。

          拉羅看人實在太準瞭,吉米和金在他面前都無所遁形,從他講同一句“done”就能體會到他看碟下菜的本事:面對著吉米,他得意地笑著說“成交”,背對著金,他不耐煩地喊獄警“說完瞭”。

          如果說拉羅是一匹冷血、危險的狼,那麼吉米就是一隻狡猾、貪婪的狐貍,而金不過是一頭天真、柔弱的羊罷瞭——狼也許會與狐貍合作,但絕不會和羊有什麼共同語言。

          觀眾們一直都在猜測“金會如何在《風騷律師》中謝幕”,眼看著她飛蛾撲火般被卷進瞭吉米與販毒集團的破事,我想她的“悲慘命運”已經露出瞭某種征兆。

          我什麼都不是

          第二天一早,麥克收起瞭一小罐水,同時讓吉米別把尿浪費瞭,因為僅剩的這點水,是不夠讓兩人走出去的。

          在漫長的趕路過程中,我們見到許多漂亮的景色和熟悉的“BB系列”元素,比如時常在野外看到的狼蛛(巧的是,本集片頭OP也是狼蛛爬領帶主題)。

          吉米花背心、白頭巾、大挎包的模樣,與其說像一個黃土高原的老農,不如說像一頭失去思考能力的騾子,現在的他早已失去瞭一天前的意氣風發,純粹是個渴望活下去的拎包客和工具人。

          隻剩最後一點水瞭,麥克把多半都讓給瞭吉米,可吉米喝完後還想要,老麥當然不會慣著他:還想喝就喝你自己的。

          順便說一句,水杯上印著的,是第二季吉米待過的戴維斯梅因律所的logo,不曉得此刻吉米是否會後悔當初離開那裡,畢竟現在這杯子隻配用來裝尿……

          為瞭省點力,吉米自作聰明拖著袋子走,結果磨破袋子還得轉頭去撿錢,等拔出不小心紮在腳上的仙人掌刺時,吉米終於崩潰瞭,倒地躺平連連大喊“done!”(不幹瞭)。

          在荒郊野嶺的大自然中,律師身份和伶牙俐齒都失去瞭意義,徹底剝除瞭這些“人類社會”屬性後,吉米似乎不過是一個意志力薄弱的普通人。

          回阿爾佈開克的路已經走瞭一多半,吉米並不會死在這裡,可如果他這樣放棄,那就真有性命危險瞭……吉米拒絕瞭麥克讓自己站起來的要求,還反問他為瞭什麼,“為什麼你能堅持下去?”——因為我知道自己的目標。

          麥克說的這段話,可以說是對BB和BCS兩部作品中他這個角色最好的詮釋瞭,這是真正在“黑暗”中討生活的江湖人士的覺悟,所以他在今後才可以一直堅定,所以他在瀕死時才可以那麼平靜。

          這時候追兵又出現瞭,麥克本想讓吉米躺著別動,靜等對方離開,但剛剛受過教導的吉米改變瞭主意。

          掙紮發力,站起身子,穿上錫紙服,背起兩袋鈔票,囑咐麥克準備好傢夥,他要主動現身去做誘餌。

          麥克沒有辜負吉米這份突如其來的覺悟,用瞭兩槍把急速撞上來的汽車幹掉瞭。

          車子毀瞭,追兵死瞭,飲用水也沒瞭……但這些都無所謂瞭,因為現在吉米已經重新有瞭繼續走下去的動力。

          不就是討厭的錫紙服麼?我穿!不就是口渴麼?我有東西喝!

          吉米在這片人跡罕至的荒漠裡找到瞭自我,就像拉羅所說的,他成瞭蟑螂,一隻不顧一切都要活下去的蟑螂。

          天降大任於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勞其筋骨,餓其體膚,空乏其身,行指亂其所為,所以動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。

          隨後,吉米拎著包,踩過用完錫紙服先一步上路瞭。

          通過這段經歷,吉米切身體會到瞭進入“黑暗面”所承受的負擔和要付出的代價:他先得明白自己什麼都不是,把所有的骨頭都打斷,把所有的脾氣都磨平,然後,他才有資格成為滑不溜丟的索爾·古德曼。

          【也歡迎關註我公號“有愛評論區”。】